ELSA

皮一下

最近面试结束
我们专业有个同学叫王勃,  他一进门,老师第一个问题问他,你会背滕王阁序吗😂😂
我告诉我表哥,我表哥说,幸好没让你表演活字印刷,问你校训都不算什么了。
幸好只是问问校训,万一变成
我进门:老师好。
老师:毕姥爷坐。
😂😂😂😂(我姓毕)

伴我身边,不要离开(韩笠预警)

原名:Right Beside You

作者:corporalmizuki

原文地址:http://download.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886157.

韩笠预警!!

文案:

童年好友在鬼门关走一遭——被韩吉安慰着的三笠。

漫画 84到85话之间

韩笠真的真的好可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三笠,你能陪我走一走吗?”

自从他们翻过墙后,她几乎没有移动过,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。三笠现在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一股无名的力量驱使着她一直保持这个状态。

黑色的眸子上蒙着一层灰雾,呆滞地看着男孩缓缓起伏地胸口。她的手指抽搐着,想要触碰面前的男孩。

想要确认他是不是是真实存在着的。

意识到三笠并没有注意到她,韩吉蹲到她身边——三笠终于注意到她了。

她微微地昂起头,透过自己杂乱地刘海,看向身边的这个科学狂人,然后又低头继续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孩。

韩吉不再试着让她离开面前的男孩,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我仍然记得你刚加入兵团时,眼睛黑亮有神的样子,”她说,声音很轻,像微风拂过一般。韩吉的头发散乱的垂在脸边,本来就乱糟糟的马尾也松散开来。也没有再去另找一根皮筋把他们再扎起来。“我知道我应该对这样的事习以为常……既然我已经在兵团那么久了,我就应该习惯这种事情,但是……”

韩吉不继续说了。

三笠舔了舔干裂的,已经被咬破的嘴唇,强迫自己看向韩吉。“但是什么?”她的声音喑哑,语调干涩,韩吉的心脏不由得缩了一下。

她递给这个年轻的士兵一个水壶,三笠犹豫了一下,接了过来。

就在三笠仰头喝水的时候,韩吉继续刚刚的话,“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很茫然。不想去思考这种事会发生的概率……这种会让你崩溃的事。”

三笠拿着水壶的手搭在膝盖上,小声嘟囔着,“我没有崩溃。”

韩吉微眯着眼睛,挪到离三笠更近的地方,抓住她另外一只手。“你当然没有,”她说,“你只是想让我想起某个人,就这样。”

三笠看向在他们旁边睡着的男孩。“某个人?”

“我自己,”韩吉轻声说。三笠倏然转向她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疑问呼之欲出。

“是因为你的眼神,”她解释说。“你的眼神……看起来很恐怖。我迄今为止只见到过一次,那是在我一个同伴死去后,我在镜子里看到的我自己的眼神……”

“你是怎么样才走出来的?”三笠问,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悲伤。

韩吉指了指自己,扯出一个苦笑。“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继续前进,耗尽每一份精力。那确实很不容易。我那时太愤怒了,我只是……”

韩吉使劲摇了摇头。

“但是你现在不用担心这个,”她说。“阿尔敏还活着,他还有呼吸,三笠。”

“他差点就……”

韩吉不再抑制自己的情感。她向前探去,把三笠扯到怀里,紧紧的拥着她。

把脸埋到韩吉的胸口,三笠抽噎着。“他还活着?”悄声问道。

“他还活着。”韩吉开口,脸庞紧贴着三笠的头发。“他不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终于考完试了(我才不管考成什么鬼样子)

图片来源见第二张水印,侵删(RAK太太的韩笠图画的真的好棒:)

 

 

【AO3翻译】“亚当斯“一家(Family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亚当斯“一家(Family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链接:

http://download.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34110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 Challopea
翻译:ELSA

利威尔走向街角的那幢两层楼的房子——与周围环境融合在一起,矗立在那里。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,那就是庭院里有一个像仓库一样的建筑。那东西又大又高,至少得有15米的样子。

他从没在那房子里住过——在他十二岁离开家加入调查兵团的时候,那座房子还没建好。他加入调查兵团的决定不仅差点逼疯了他爸爸,而且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。每个人都在劝说他不要去,但是利威尔已经下定了决心。为此他的妹妹也十分气恼,决定不再跟他说话,还假装不认识他。

那个老头几乎为利威尔计划好了一切。他想让利威尔去希纳墙里最好的大学,毕业之后去国王的身边谋职,也许有一天可以进入内阁工作。

六个月过去了,那个老头从没给他写一封信,打一通电话。反倒他妈妈从第一天起就写信轰炸他。信的内容和她平时激昂的演说没什么不同,没什么太大的含义,当然信中经常提到新房子缓慢修建的过程,还有搬家的通知。

“如果休假的话一定要回家来啊!我等不及要让你看看我们的新房子还有我漂亮的新实验室!”听她的语气,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宁愿去地狱拜访魔鬼也不想去她那乱到难以忍受的实验室。想到这,利威尔叹了口气。

“叮……叮,叮……叮”一辆小自行车叮当作响地出现在前方,一个急转弯,停在利威尔的面前,使他不得不赶紧停下脚步。

“嗨”

自行车上的小女孩先是抬起胖胖的右手调整了脸上大框眼镜的位置,然后把手举过头顶,急切地向他挥手,“你住在附近吗?”这个最多不超过6,7岁的女孩问。嘴都快要咧到耳朵根儿了,她眨着棕色地大眼睛,眼巴巴地瞅着他。

“什……什么?”看着那个热情的笑容,利威尔对女孩问的奇怪问题感到很意外。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,她确实在提问。利威尔深吸一口气,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不是?”

“那你是要拜访街角的那个丑巴巴的房子吗?”那女孩指着她的身后,棕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顽皮。

“也不是……”利威尔很纠结,是或者不是,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。女孩开心地晃着自己的脑袋,单从这点来看,他应该是猜对了。

“哈!我就知道!”小女孩朝着利威尔挪了几步,谨慎地朝四周看了看,就像在确认有没有人在附近偷听。然后她从车座上站了起来,踮起脚尖,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音量,摆出一副要告诉他一个惊天大秘密的架势。“我觉得亚当斯家族住在这里。”(注:一个动画片,梅斯-亚当斯与他的妻子莫迪西娅-亚当斯、他们的一双儿女以及只有一只手的仆人,讲述的是发生在亚当斯一家身上或荒诞不经或愚蠢有趣的故事。)

“亚当斯家族?动画片里的那个那个怪物之家,你知道?”女孩拼命点头。利威尔吃惊得说不出话,但女孩可能错误的认为利威尔的那个表情是困惑的意思,于是她赶紧为她疯狂的猜想提供了几个“证据”。

“那家的男主人很矮,女主人很高,就像梅斯和莫迪西娅。”

梅斯和莫迪西娅?利威尔几乎要笑出声来。他爸爸5.3英尺,妈妈5.7英尺,在某种情况上说,确实有很大差别,尤其是在5岁小孩眼里,这种差别更是变大了许多。

看着利威尔憋着笑的样子,女孩继续说;“有一个大个子秃头经常来拜访,长的就像费斯特叔叔一样。“

大个子秃头?那一定是埃尔文叔叔。在这几年里,可怜的艾尔文叔叔肯定掉了很多头发,应该还变胖了很多。但是利威尔依旧想象不出他嘴里塞一个灯泡,点亮它的样子。

“你有没有看见过……“利威尔笑着说。

还没等他没说完,小女孩就摇了摇头,补充道“我从没见过他做过那种事。“说着,比划着一个大大圆圆的东西放到嘴里。”但是我敢保证,他绝对可以,他的头看起来很光滑还亮亮的,如果你不断地摩擦的话,“她伸出手,在她乱糟糟的闪着油光的头发上打了个圈儿,越过头顶举了起来”之后,它就会‘叮‘地一下亮起来!“

再也忍不住了,利威尔轻笑起来。

“看吧,告诉你就是这样的!“女孩儿也咧嘴笑了起来,”还有一个奇怪的人,那个人应该觉得天天都是万圣节。你知道吗?他每次出现都穿着戏服,披着奇怪的袍子,还带着王冠,装扮成国王的样子。“

“那一定是艾伦了。“可怜的家伙,他那么经常跑回到他父母的房子,肯定特别讨厌现在的工作。

“艾伦?他肯定以国王的名字给自己命名!哈,肯定是这样!那个可怜的人一定觉得他起了个国王的名字就是国王了!不过他太太可真是漂亮。“

三笠确实很漂亮。利威尔点点头,还记得自己小时候,第一次见到三笠的时候多么喜欢她。

“对吧?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嫁给从疯人院跑出来的人呢?“小女孩皱着眉,仿佛在认真考虑这个宇宙级别问题的答案。

她又开口,“不过仔细想想,那个女人也不是普通人。就那个疯子,她丈夫,在吃饭的时候,差不多每三分钟就会被从2楼中间的那个窗子丢出来。“

看到利威尔担忧的表情,小女孩摇了摇头,“别担心,他从没受过伤,他总是直接站起来,像没事人一样再走进去。“

利威尔忍俊不禁,艾伦和巨人的修复能力。

“这还不是最令人吃惊的部分。“小女孩扯着利威尔的袖子,想让利威尔认真听她接下来要透露的更大的秘密。”更令人吃惊的是,每次他被丢出去,他太太都会抛出几根钢丝绳,飞出窗外,抱住他,然后又飞回窗子里。“

“她一定很擅长使用立体机动装置。“利威尔赞同的答道。

“对,她确实很擅长。“女孩点点头,咧着嘴,笑着说:“你知道他们后院里住着怪兽吗?在四周邻居都在睡觉的深夜,那个巨大的可怕的怪兽就会出现。”

“不……不可能吧!怪兽,你开玩笑吧!”利威尔摆出他最震惊的表情。

“当然没有开玩笑啊,他们看起来超可怕的,超级超级大!!其中有一个得有60米高!“

贝特霍尔德,可怜的孩子。一定是艾伦为了自己可以逃出老妈的毒手,而主动交出来的——一个老实巴交的巨人。

“还有一个非常结实的巨人,不像那一个那么高,但是相当强壮!他一定能打坏任何东西,即使是那个又厚又大的墙也不在话下!“

莱纳,他老妈另外一个最爱,喜爱程度仅次于艾伦和贝特霍尔德。

“还有一个黑色头发的,肩膀上总是坐着一个小个子金发女孩。“

尤弥尔和希斯特里亚。她们俩居然没有分开,这让利威尔很惊讶。

“还有,还有……“小女孩突然意识到,她好像把所有的怪物都说了一遍,于是她停了下来,努力地回想剩下的关于这个房子的怪物故事。”还有,以上说的所有人现在都在这个房子里!“她用自己肉肉的小手掐着两边的脸颊,努力想把自己的脸扯得尽可能恐怖。

这个傻孩子估计还没意识到她的手在她脸上留下了什么。利威尔看着她脸上被手抹脏的地方,皱了皱眉头。

“不要被吓到啦!“以为利威尔是因为害怕才皱着眉,小女孩伸出手,小小的爪子拍在利威尔粗壮的胳膊上,想要给他一点安慰。眼镜后面大大的棕色眼睛扑闪扑闪地,一脸恶作剧地看着他。

“以前没见过你哦!“小女孩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,更用力地拍着利威尔地胳膊。”顺便告诉你,我叫佐耶,你不叫利威尔吧!“

利威尔轻笑出声,这个问题并不是为了搞笑。打败巨人之后,利威尔和佐耶这两个名字在新生儿里特别流行。在一些地方甚至比国王和王后的名字还要受欢迎。也许对一些父母来说,艾伦和三笠这样的名字很奇怪吧。

“很不幸,我确实叫利威尔。“利威尔深深叹了口气,弯下身体,揉了揉女孩棕色的头顶,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在他快要摸出手帕擦手的时候,二楼中间的窗子突然打开了,露出一个黑色头发的脑袋。

“小利威尔,不要在下面磨蹭了,赶紧带着你尊贵的屁股上来,像个傻子一样!你怎么在下面呆了那么长时间,所有人都在等你!“站在窗户旁边的人对着街上那个少年生气地叫嚷着。

“我讨厌那个名字。“少年叹了口气,站了起来,转过身,看向站在窗口的男人,那个像是自己老了一点版本的男人。

“喂,利威尔,你知道怎么样才能不再被叫做是‘小利威尔‘吗?“站在他旁边的小女孩扯了扯他的袖子,傻笑着问他。

“什么?“利威尔无奈。

“不再被别人叫那个名字!我的意思是,你可以结婚啊,等到有了自己的儿子,你可以用自己的名字给他起名,这样你就是‘利威尔二世‘,不再是什么小利威尔了!“

“嘁”那个在窗边的男人翻了个白眼。觉得这个主意很可笑,好像绝对不可能发生一样。

不过还没等他对女孩的言论做出回应,窗户边又露出一个棕色的脑袋,就在男人的正上方。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,把男人朝左边推了一点“欢迎回家,我亲爱的小利威尔!”她激动的喊着,从窗口挤出她的右胳膊,然后是肩膀,最后整个上半身都探出窗口,热切的朝着街上的少年挥着手。她兴奋地朝街上的少年喊道:“你知道妈咪有多想你吗!我的小天使,赶紧进来!餐厅在二楼,我们一直在等你!有好多好多吃的哦!都是你喜欢的,你爸爸做的!”之后用她的左手环着旁边男人的脖子,夹紧,勒着向上拽,“我告诉你多少次了,不许在小孩子们面前说脏话!”她用力打着男人的肩膀,生气地控诉。

“他们不是小孩子了”男人咕哝着。

“嗨,妈妈!”在女人反驳男人之前,利威尔朝着女人挥着手,“我马上就上去!”几乎无人察觉地,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转身朝着前门走去。那是他的父母。他当然知道是爸爸负责准备食物,根本毫无悬念。在妈妈两个月内两次想要偷偷往他们食物里加奇怪的东西,而且差点把他们原来的房子烧掉后,他们家就有了一条家规——妈妈绝对不能靠近厨房。她当然不满的抗议过,但是男人也很坚决,以答应她会给她建一间超大的实验室作为交换条件。她可以在那个实验室里随便做任何她想做的,即使是给巨人做吃的都行。最后是那个可怜的艾伦被迫接手了实验室的活。

算是自己的养子被选为政府挂名领导的好处吧。利威尔看向房子前那个又丑又大的建筑,调整了一下行李袋的肩带,开始爬门廊前的楼梯。

“还有你,小佐耶,不要因为爸爸说必须吃掉你自己的蔬菜就逃跑!”女人叫住正在拍坐垫想要迅速跑掉的女孩。

“好吧,妈咪。”小女孩不情愿的回答。撅着嘴,慢慢地转过身。

这都是什么父母啊!他们就不能不用自己的名字给孩子取名字吗!少年站在台阶上叹了口气,等着妹妹跟上他。

不过仔细想想,尽管他妹妹也许不介意被叫做像是“Wednesday”这样的名字,但他可一点都不想被叫成“Pugsley“(注:在亚当斯一家中,梅斯-亚当斯与他的妻子莫迪西娅-亚当斯的一双儿女分别是Pugsley Addams和Wednesday Addams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如果喜欢的话请务必去AO3给原作者点赞哦

翻译水平有限,我发现高中三年语文都不及格的报应来了.......(英文不怎么样,语文也不好)

最近比较忙,如果不出意外这有可能是今年最后一篇.......(对,我还懒..)



Kiss it better(吻一下就好了)

作者:JulyStorms

链接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2261085


【如果喜欢的话,请务必去ao3给作者点赞哦】


利威尔只给了韩吉几秒钟的反应时间。


“我有点不舒服。”他说着,然后吐了韩吉一身。


韩吉看着自己一身的呕吐物,差点也吐出来了。裤子上全是利威尔看不出原型的早餐,更恶心的是,呕吐物灌到了她的靴子里。


“操。”他嘀咕了一句,干呕了几声,看向旁边。


虽然只有一瞬间,但韩吉还是看到了,利威尔露出一种被吓到了夹杂着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。韩吉从没见过这样的利威尔,她觉得这样的利威尔看起来有点可怜。“没想到你的肚子不大,倒是装了很多吃的。”她想开个玩笑,缓解一下气氛。从凳子上站起来,身上的呕吐物滑倒了她实验室的地上。


利威尔恶心地哼了哼,从口袋里摸出手帕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。


“我觉得我现在该洗个澡。”韩吉自言自语道。脱下靴子,从身旁的书柜上抓到一块抹布,开始擦拭鞋的内部。“再把衣服上这些东西清理一下……”


也许是想让韩吉别说了,利威尔面露痛苦,又哼了一声。


多半是因为被吐了一身,韩吉没有理会他。说起来,她完全有理由抱怨一下,而且只是抱怨一下的话,都已经算她脾气不错了。


“好了,”她初步清理了一下靴子,然后把裤子上大部分的呕吐物擦掉(努力假装腿上湿哒哒的只是水,不是什么利威尔早餐的残留物)“我先帮你清理一下。”


“我不需要你帮忙。”隔着手帕,利威尔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。


韩吉翻了个白眼“如果你真的不用我帮忙的话,你现在早就飞到浴室里了吧。”


无视掉利威尔的反应,韩吉只是默默地把他带到浴室,然后去利威尔的房间取换洗衣物。当她回来的时候,看到利威尔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身上,正努力地清理刚刚他又吐到地上的秽物。


“停!不要再弄了。”韩吉说,“我负责清理,你只要记得你欠我一次就好了。”


利威尔转头看向韩吉,脸色苍白,虽然他现在的表情像是在瞪着韩吉,但在韩吉看来,他现在就像是一只虚弱生病的猫咪一样。


“给你衣服。”说着,韩吉把衣服塞到利威尔怀里。“这个是你喜欢的薄荷味儿的,去漱口,然后闭上嘴,乖乖睡觉。我来收拾这些。”


利威尔罕见的没有反驳她。韩吉先是清理了浴室,地板,办公室的椅子,之后又花了一个小时洗了个热水澡——冷水已经洗不干净这一身的呕吐物了。

等把一切都收拾好,韩吉来到利威尔的房间,惊奇的发现,利威尔真的在睡觉。


韩吉认识利威尔三年了,她从没见过这个男人睡觉,最多也就偶尔闭着眼睛休息一下。


而且即使韩吉走进他的房间,摸了他的额头试体温,把垂到地上的毯子重新盖回肩膀,都没有惊动他。


利威尔有一张娃娃脸,睡相很可爱,安安静静的。一时心血来潮,韩吉把头发拢到后面,俯下身体,在他的头顶印下一个吻。


不知道怎么,韩吉把他吵醒了,利威尔侧过头,看着她。韩吉亲过利威尔鼻尖后,发现利威尔正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她,不像是生气,也不太像是困惑。他也许觉得,自己在做梦吧。


“你特么的在做什么?”利威尔问。


“亲一亲你,你会好的更快。”


“别这样。”


“为什么啊?”


“因为我觉得这样很讨厌,这种事也很讨厌,不要对病人做这样的事。”


“所以,你是说,我应该在你没生病的时候这么做?”


“你有一天也会生病的,混蛋眼镜。”利威尔说。


“我对病毒免疫。”她说,“而且如果没生病的话,这个就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
“对,我差点忘记了,爱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,爱是不符合逻辑的,所以你根本不相信爱的存在。”


“我从没那么说哦。”韩吉咧着嘴,笑了起来。“你是真的生病了,竟然说那样的话。虽说你一直都是这种感性的人。”


利威尔怒道:“你这样说完全没有根据!”


“不像某人,我没有发烧哦。”韩吉说。


“你到底为什么在这里?”利威尔问。


“因为你生病了,需要人照顾啊。”


“我是一个31岁的成年人,我不需要别人来照顾我。”


“你当然需要了,你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,开始胡扯一些关于爱的东西。而且,你吐了我一身。”


利威尔拉起身边的枕头,盖在自己的脸上。


韩吉伸出手,想要把枕头从他的手里扯出来。“为了逃避现实而把自己闷死,可不是什么好主意。”


“这绝对是在做梦。”


“那也是一个好梦,”听到利威尔从枕头底下传来的闷声,韩吉忍不住笑了“如果你让我亲亲你的话,你的病会好的更快哦。”


“成年人不会做这种恶心的事,”利威尔抱怨道,突然把枕头掀开;韩吉向后踉跄了几步,稳住自己的平衡。


“他们当然会做这种事啊,我是成年人,而且我刚刚已经这么做了。”


“你以后绝对会生病的。”


“我觉得,我们刚刚已经讨论过这个话题了。”


“赶紧滚去睡觉。”


“利威尔,你才是那个生病的人,需要睡觉的是你,不是我。”


“那好,赶紧闭嘴,不要打扰我了,混蛋眼镜。”


“好吧,但是,利威尔,你知道吗,当你生病的时候,你看起来很可爱……超级可爱的那种。”


“生病的人有权要求睡觉。”


“如果你让我亲亲你的话,我就走。”


“好吧”,他说,“我一点都不在乎你会不会生病,即使你吐了整个食堂我都不会帮你清理。”

韩吉笑了笑,把利威尔身体掰向她,在他的鼻子上,脸颊各夸张地亲了一下“么!!”


“恶!”

韩吉用食指戳着利威尔地脸颊,“我看不出来你现在脸红是因为害羞还是发烧。”


“绝对是因为特么地发烧,臭四眼,现在赶紧像你说的那样,快滚。”


“你要记得,你欠我一次。”韩吉说着。离开前,轻轻拍了拍利威尔的脑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5天后,韩吉坐在食堂里,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滚。她捂着嘴,转向利威尔,说:“我觉得我……”


之后,韩吉把刚吃下去的粥,吐了利威尔一身——





奇遇

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他,也许是命中注定,也许是机缘巧合,总之,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经盯着他很久了。

初遇(一)

九月的太阳,少了些八月的热情,多了些沉稳。午后时分,直接顶着太阳的话还是会出汗,但是室内就凉爽许多,习习凉风毫不吝啬的吹到身上,即使是身上的一根汗毛都是懒懒散散的。

直到,他的出现。

心脏被攥住,呼吸也变得停滞,瞳孔放大,肌肉僵硬,嘴也缓缓张开,苹果从嘴里掉出也不以为意,就像突然卡掉的播放器里的人物一般。脑子一瞬间放空,无法思考,只能呆呆的杵在那里。

感觉自己不断分泌的肾上腺素在血液里奔涌,在他看向我的时候突然发生作用。

开始回神,脑子也开始重新缓冲,运转,动了动嘴,但是没能发出任何声音。肌肉还处在高度紧张后的痉挛阶段,虽然大脑发出了指令,但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反应过来。

初遇(二)

他动了一下,然后摇了摇头,好像在表示对突如其来的光亮的不满,换了一个位置。

抬起头,看向我。并没有对我的凝视表现得很惊讶,有的只是不爽。

但是他的目光并没有在我身上停留,反而看向别处,搜寻着,想要寻求一个舒服的,也许不那么亮的地方。

尾声(一)

我的眼睛依然黏在他身上,但我发现我的手可以动的时候,我也听到了我的声音———“啊!!”,一声尖叫。

尾声(二)

看着角落发出巨大尖叫声的女人,瞪着眼睛盯着手里的苹果,随后像是在拜托什么脏东西一般,把苹果扔到了垃圾桶。